增值税是价外税

2021-02-05 02:33

其实,企业的成本构成有诸多方面,在降成本过程中,企业税费清理尤其重要。记者采访相关财税人士认为,相比于“税”,各种“费”加大了企业成本支出,国家未来或将进一步出台相关政策,加大降费改革力度。

前述国税系统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现在的税法使税收的收缴更加规范,过去可能存在一些偷税、漏税的情况,还有虚开增值税发票、使用假发票等违法和不规范的经营行为,现在依据税法规定,如果不按时缴税,每天需缴纳3‰的滞纳金。这些对企业来说都是不小的负担。此外,现在还加强了企业缴纳社保统筹基金的管理。严格管理之后,企业想要逃避税费就很难了。

2016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2017年要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降成本仍是五大任务之一。

事实上,对于进一步降税尤其是降低增值税率,企业界的呼声一直很强,甚至有观点认为,“增值税是最大负担,要让社会真正感受到减税,最好的办法是加快增值税改革步伐。”

但也有一位小型制造业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他们企业一直缴纳的增值税确实是企业主要的税种。但是“对我们来说,增值税是价外税,单单一项增值税的调整对我们企业的税负影响不大。应该把不该企业承担的一些成本因素去掉,比如公共设施建设、公共服务等方面的费用应该由政府来承担。另外,应该把土地使用成本、能源成本、环保成本、由企业承担的社保费等降下来”。

针对“死亡税率”的说法,国家税务总局官网12月21日刊发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李万甫的署名文章。文章称,“死亡税率”之说,严重误导了社会公众,并表示,“事实上,我国宏观税负近些年来一直稳中有降,特别是一系列减税降负措施的陆续出台,企业的税负大大减轻。”

一位国税系统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除了按照税法要求应缴纳的税以外,还要承担一些行政性收费,很多企业把应缴的税和一些其他收费都合并作为企业的“税负”来计算,造成了企业整体负担可能较重。“比如,过去地方上修路、举办一些活动等,都要让企业出一部分赞助费。这些都增加了企业的负担。现在政府强调给企业减负,已经减少了很多行政性收费。对制造业来说,主要就是增值税。”

除了税,费也不少。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涉及企业税费的种类超过10种,包括附加税费、维护建设费、教育附加费、保障费、防洪费和行政事业性收费等项目。

李万甫认为,从税负构成及承担者来看,我国企业承担了90%以上的各种税费,个人承担的各类税费占比不足10%。一方面是由目前我国以流转税为主体的税制结构所决定;另一方面也使企业对税(费)负敏感,尤其是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企业盈利能力变弱时,企业自然会感觉税费负担重。

随着曹德旺对比中美制造业成本,“降成本”在2016年年末引发诸多讨论与争论。除了探讨中国企业的负担究竟有多重外,亦有不少人生出疑问,“降成本”位列2016年五项结构性改革任务之列,这一年来,成效究竟如何?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政税收研究中心主任杨志勇在《中国经济周刊》上撰文称,要让社会真正感受到减税,最好的办法就是加快增值税改革步伐,简并税率并下调税率。他建议将增值税的两档基本税率17%和11%合并为一档,并确定为11%以下的水平,宜定为10%左右;两档低税率13%和6%合并为一档,并确定为低于6%的水平,宜定为5%左右。税率的大幅下调,可以让减税政策更加明显,让积极财政政策更加有力。

据记者了解,目前,中国企业需要缴纳10多种税,其中企业所得税和增值税是主要构成。李万甫在文中就这两种税的税率进行了分析。我国企业所得税税率为25%,高新技术企业适用15%税率,世界上征收企业所得税的126个国家标准税率平均为23.7%;我国增值税标准税率为17%,还有13%、11%和6%的低档税率,实行增值税国家标准税率平均为15.7%。

2016年末,曹德旺抛出中国制造业综合税负高的观点。曹德旺表示,“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负比美国高35%”,认为这是中国“现在制造业踟蹰不前”的原因之一。曹德旺的言论再次将中国企业税负问题推向风口浪尖,引发关于30%~40%“死亡税率”的讨论。

刘尚希提出的解决方案是:一方面通过改革使企业有一个更好的营商环境,降低五险的成本、制度性的交易成本。同时通过金融体制改革降低融资成本,通过物流体制改革降低物流成本,通过行政性垄断的改革降低用人成本,通过土地制度的改革来降低土地成本。另一方面通过企业自身不断地创新,提升自身创造附加值的能力,来扩大消化成本的能力。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免责声明: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王红茹 | 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1期)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认为,“当前企业负担重的问题,不仅仅是一个税负的问题,是综合负担的问题。宏观方面,社保体制、金融体制等都需要改革,而企业方面也需要提高附加值,来应对难以避免的成本上升。”